专访《故土的陌生人》作者霍赫希尔德:听见美国社会撕裂的“深层故事”

2021-02-03 16:28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企鹅号 点击:
【字体: 打印

并不平凡的2020年已经过去一个月。在这一年,有太多事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热议,而这其中就有美国大选。大选充分体现出美国社会的严重撕裂。无法互相理解、无法互相共情、情绪化的互相攻讦,戾气充斥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故土的陌生人》作者霍赫希尔德在美国支持共和党和茶党的“红州”做了历经五年扎实的田野调查,为大家勾勒出这些共和党支持者背后的“深层故事”。美国蓝领工人们失落的“美国梦”所导致的哀怨情绪,在他们的政治选择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是一本尝试跨越美国两派“同理心之墙”的著作。

2020年5月,《故土的陌生人》出版了中文版。新京报记者专访作者霍赫希尔德谈《底层白人的愤怒与哀痛:该如何理解美国的社会分裂?》。而在《故土的陌生人》获得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之际,我们再次专访了霍赫希尔德,一同回顾这本书、这些人和这一年。

点击书评周刊视频号,

观看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故土的陌生人》~

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

《故土的陌生人》

《故土的陌生人》

作者:[美] 阿莉·拉塞尔·霍赫希尔德

译者:夏凡

出版方: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致敬辞

2020年的美国大选充分体现出美国社会的严重撕裂。无法互相理解、无法互相共情、情绪化的互相攻讦,戾气充斥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故土的陌生人》是一本尝试跨越美国两派“同理心之墙”的著作。霍赫希尔德在美国支持共和党和茶党的“红州”做了历经五年扎实的田野调查,她以翔实的一手资料,为大家勾勒出这些共和党支持者背后的“深层故事”。

我们致敬《故土的陌生人》,致敬它的作者霍赫希尔德。这本书为我们理解美国社会的撕裂提供了富有创见的视角——美国蓝领工人们失落的“美国梦”所导致的哀怨情绪,在他们的政治选择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霍赫希尔德为了探寻社会撕裂的本质,以富有洞见的研究范式、优美而细腻的文字、严谨的专业精神、悲天悯人的公共关怀,为读者描绘了一幅被历史洪流抛弃的人们的全景图。霍赫希尔德用她的行动和文字告诉全人类,想要告别分歧,学会倾听、将心比心是达成和解的第一步。

阿莉·拉塞尔·霍赫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美国社会学家、作家,著有《第二轮班:职业父母与家庭变革》《时间困扰:工作家庭一锅粥》《被管理的心:人类情感的商品化》《外包自我:市场时代的私人生活》《故土的陌生人》等多部著作。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01

这本书:

“把听来的悲伤和愤怒化作文字”

新京报:你觉得《故土的陌生人》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本书想对普通读者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霍赫希尔德:这本书的意义将由读者来评判,但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希望: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希望我能通过隐喻和故事,把我从与我交谈的人那里所听来的悲伤和愤怒转化为文字,并以此再唤起处于不同政治光谱读者的共鸣。

如果我们面对不同意见者时,能够放下羞辱和指责之心,我们也许能找到我们与不同意见者之间的共同点。在找到共同点之后,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我们与不同意见者之间的分歧之处。全人类都是一样的:一个人只要有失去了什么——失去了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失去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或气候环境——那个人就会有许多痛苦。面对痛苦,人们总希望能得到他人的理解。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启发全人类——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遇到什么样的人,我们都能拥有共情心,去试图探索和理解他人内心深处的“深层故事”。

02

这个人:

“情感社会学的观察视角启发了我”

新京报:在学术界,你以情感社会学的学术研究而闻名,政治研究似乎不在你的专业研究的范畴内。为何你会做关于美国政治的研究?你之前在情感社会学上的研究经验如何帮助你做政治方面的研究?

霍赫希尔德:我和许多公民一样对政治有着强烈的兴趣。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读到了一些关于美国极右翼茶党崛起的书籍。那时,我突然察觉到,一场令人不安的政治运动要开始了。这场政治运动可能会威胁到我所珍视的许多价值观和我毕生事业所奋斗的目标——消除气候变化的威胁、消除贫困、致力于种族和性别公正、致力于建立一个对家庭友好的工作环境。我意识到,我远远地了解这场政治运动是不够深入的。首先,我得先了解参与这场政治运动的人是怎么想的。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理解这场政治运动。

所以,在我的调研过程中,我把我在情感社会学里的研究经验作为我的观察的内在视角。在问题意识上,情感社会学的研究视角深深启发了我。我到调研地后,我会去思考,我所结交的新朋友们对这个社会有什么样的看法?我怎么样才能知道他们真正的看法?在我与他们深度访谈的过程中,他们的内心深处的感受是否可以用所谓的 “深层故事”的形式来表达?他们对他们日渐挣扎的生活有什么样直观的感受? 像美国的经济系统对某些工作所形成的需求一样,美国的政治系统本身是否同样创造出了一种我称之为“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r)的需求? 在我与新朋友们交谈完,阅读我的采访记录时,这些问题就从我脑袋里蹦了出来。其中,这里面的一些问题在我脑海中孕育成熟后,就被我写到了书上。

03

这一年:

美国的政治分歧在未来能弥合吗?

新京报:今年美国政治有了重大的改变——拜登赢下了美国大选。你对拜登胜选感到惊讶吗?

霍赫希尔德:我对拜登胜选一点都不惊讶。但是,我对在这场美国大选中,自由派谨小慎微的目标感到非常惊讶——比如,他们竟然拒绝了一项提高少量税收,以更好地资助加州公立学校的法案。

新京报:为何特朗普会输掉美国大选?特朗普的支持者是怎么看待大选结果的?拜登的胜选会不会加深美国社会两派之间的撕裂?

霍赫希尔德:特朗普输了,是因为反对他的选民比赞成他的选民多。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对他无视道德准则和政府运作法则的做法感到非常厌恶,他们一起动员民众参与投票。数以万计的志愿者给摇摆州的选民们写信和明信片,号召他们投票给拜登。许多退休的老教授给摇摆州的选民一个个打电话给拜登拉票。

在大选结束后,特朗普的支持者依然被他的魅力所吸引,但他们不得不接受他的失败。我知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在这个“深层故事”的后续中,特朗普让许多特朗普支持者们相信,这是一场被“窃取”的选举。这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感到困惑、退缩,进而转化成愤怒,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拜登的胜选?在拜登任下,美国政治对立的社会撕裂和冲突的“同理心之墙”能够被跨越吗?

霍赫希尔德:我自己很欣慰拜登的胜选。我希望他能弥合美国痛苦的政治分歧。只有这样做,拜登才可能解决一个悖论:尽管美国的左右两派有很多分歧,但他们都非常珍视美国的价值观。左派憎恨特朗普,因为左派觉得特朗普威胁到美国的价值观。右派很憎恨左派,因为他们认为左派“窃取”了选举结果。也许,至少在这一点上,左右两派有着可以达成一致的地方。

最近的美国政治依然令人沮丧。不过,以前美国也从类似的麻烦中走了出来。1919年,在美国军队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回国后,美国经受住了来自本土主义、种族主义、反移民右派的许多暴力抗议事件。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也经历过左派的反抗——反对越南战争和种族主义的抗争。当然,我写的这本书并不会结束美国社会的分裂和动荡,但我希望我能以一种微小的、温和的、渐进的方式,来帮助社会弥合矛盾。

责任编辑:戴利

回到 顶部